2.28.2007

偷聽女人心

何謂女人?法籍主義作家兼女權運動創始人的西蒙.波娃 (Simone de Beauvoir, 1908-1986)在其著作《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e,1949)指出:「一個人之為女人,與其說是『天生』,不如說是『形成』;女人是居間於男性與無性間的所謂『女性』。」

美國心理學家巴特勒(Judith Butler)則率先提出把sex與gender區分開來,兩者的中文意譯均指「性別」,但巴特勒把sex歸向生理性,gender列為社會性。她在《性別麻煩》(Gender Trouble, 1990)裡以同性戀者作例子,剖析性別是性慾與心理活動的總和,不能任意轉換。

可是,談理論太深奧,說科學太難懂,所有理論與分析都旨在追求「最大公因數」,博覽群書亦不必能摸到女人心,倒不如直接寫信請教「南宮夫人」,看看民間智慧如何解讀「心急人」的疑問。或者,乾脆走進漫畫世界尋答案。
我的野蠻女友
畫風華麗的鈴木由美子,本身相貌相當標緻,打扮大方得體,與她筆下的角色有幾份相似,相信現實中的她亦很受歡迎。鈴木擅長以爆笑情節解讀女性心,一九八八年發表《白鳥麗子》,甫推出大賣,並於翌年獲得第十三回講談社漫画賞,更幾度改騙成同名日劇,被視為她的代表作。

白鳥麗子是超級富豪的獨生女,擁有超級美貌,但為人麻煩無知、高傲自私,表面精明其實是絕世白癡,卻對深愛的秋本哲也一往情深,哭哭笑笑間,成為野蠻女友的極至典範。

漫畫家巧妙地安排兩位主角保持「純潔的同居關係」,麗子不斷設下關卡,考驗男友對她是否真心,一旦被嫌棄卻完全失去自信,即時變得謙卑,甚至成為近乎透明的隱形人。這種愛情至上的浪漫心態,幾乎是女性專利,細節處令無數男子產生莫大共鳴,難怪横看豎看都是少女漫畫的《白鳥麗子》,得到極多男性讀者捧場。

美女特權真不少,吉村明美在《怪我過份美麗》裡,以取竹公主的傳說為藍本,講述一千二百年前落入凡間的竹林,被一對老夫婦收養的小女孩,長大後成為取竹公主,她的美貌吸引了公子哥兒及皇上的鍾愛,但她為了拒婚,向提親者提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結果把他們通通害死,於是被罰不斷輪迴,若不能找到真愛,就會變成專吃男人的百歲老太婆。

取竹公主第七度投胎,世成為二十歲的美女,雖然樣靚身材好,但看不起任何男人,認為全世界都是醜男,完全不打算談戀愛,但誤打誤撞間,卻愛上身邊的守護神,並領悟到取竹公主對求婚者的苛刻要求,不過是想測試對方的誠意,是女人渴望被珍視的表現。這種故事,大概是暗示古今的美女,同樣有撒野的特權。

男人是無毒不丈夫,女人則最毒婦人心;單身漢可以是鑽石王老五,不婚女人淪為老姑婆;男人濫交是風流,女人濫交是放蕩;連「淘古井」都較「煲老藕」來得好聽。兩性平等推行多年,但社會對於女性始終特別苛刻,豬扒阿巫大嬸師奶八婆……種種稱語就是歧視的證據,最新的名詞叫「中女」,概括了二十五至四十歲的女性,上下限正逐漸擴張。

鈴木由美子另一作品《歐巴桑萬萬歲》就是主力描寫中女心態,年輕時美得可以呼風喚雨的山田芭芭拉,恃寵生驕地過了十多年隨心所欲的生活,轉眼間已是三十八歲的肥醜婦,飽受年輕一族討厭輕視,卻渴望重過輕狂日子,還暗戀著便利店的工讀生。

因為不能跟帥哥談戀愛,芭芭拉想把自己塞進冰箱,希望在沉睡中死去,然而卻及時獲救,還變回二十歲時的年輕模樣,但身體沾水就會打回原形,荒誕劇情由此展開。中年身軀有一顆年輕的心,其實是極普遍現像,近年流行的Kidult (kid + adult)族,就是指這類人。

鈴木聲自稱已到了被叫「阿姨」也無法反駁的年齡,所以對歐巴桑的心態與動作有直接忠實的體會,漫畫裡的用語與小動作都非常傳神,很能說出女性不想認老的心聲,惹笑之餘亦有悲哀,卻令人對中年女性添上一份同情,畢竟,中女也曾年輕過。

貪靚無罪
近日有女星為了厚酬而公開接受整型,還向大眾公開過程,事件引起各界激烈討論。愛美是人類天性,追求美貌其實沒甚麼不對,但社會對人工美貌存在不能解釋的偏見。先後被改編成台劇及韓國電影的《醜女大翻身》,女主角神無月甘奈因為天生醜貌而嚐盡苦果,除了遭家人同學排擠遺棄外,就連購買驗孕器都會受到店員白眼,她在火灰意冷下抱著求死之心,決定花盡積蓄作全身整型,順利變身成大美人,最終得到自信而幸福的人生。

金津久美在《愛美大作戰》說:「女人這動物,一旦嘗試過美麗的滋味,就難以停下來。」此漫畫全面地讚揚整型的好處,書中三位女主角原本是不同類型的醜女,經過不同程度的整型後脫胎換骨,能夠積極地迎接將來。曾經鄙視美貌的堀切,知道同事櫻田門是靠整型和化妝而變美後,決心來個翻天覆地的改變,更進行了割雙眼皮手術。面對四周異樣的眼光和閒言,堀切光明正大抬頭回應:「整型就能讓那些自卑、畏縮、人生已經絕望、一直走下坡的人,走出晦暗、抬頭挺胸地活下去。整型其實是『革心』的手術,有甚麼不好?」旁人啞然。

整型的初期,品性明明一樣,但旁人的態度卻大有改變,於是整型者也逐漸變了,好壞還是未知之數,正如堀切所說:「如果有一天,整型就像看普通科門診那麼正常,沒壓力的時代就會來臨,每個人都可擁有中上美貌,那人類就會更加平等。」這段說話值得深思。

外表雖然重要,但內在美亦不能忽略,吉沢蛍以《內在美的煩惱》講述選擇內衣的學問。對比起男性的三角褲和孖煙囪,女裝內衣實在多姿多采,作者強調「內衣不是為了脫掉而做的,它可以矯正身體,還能突顯自己,是為了守護那個人而做的。」可是,假如世上沒有男人,胸圍底褲肯定會呆板得多,現時許多名牌內衣公司,都由男性擔任首席設計師了,可見男人對女性的身體,其實有著從內至外的關顧。

時代女性
文字功力深厚的漫畫家柴門文,每部作品都有觸及女性,八十年代初創作的《女人作品集》,以面臨三十大關的單身女性作短篇故事主角,她們大都記掛婚姻大事,但表面裝作滿不在乎,內心深處擺脫不了少女式的浪漫渴求,卻周旋在不倫或隨便的情慾關係,想生兒育女又不肯負責,這大概是作者的同代人心聲,且至今仍未過時。

柴門文在二十三歲就嫁給著名漫畫家弘兼憲史,她在書裡向讀者疾呼:「女人們!把親情、友情、麻將都踢到一邊去,奔向男人的懷裡吧!或許在戀愛的過程中,往往會導致不成熟的錯誤,但比起拒絕犯錯的女性而言,淺嚐過愛情幸福的人生,肯定會更的充實而有意義。」未必所有愛情都是甜蜜,但不肯敞開心扉,就永遠不會有開始。

這種對堅定追求愛情的態度,在九六年發表的《時代女性》貫切到底,三位時代女性對事業和愛情有不同取向,最進取的野島曾經結婚生女,對「圓滿」的家庭感到煩燥不安,她告訴自己「我的人生還有很多事要做,沒時間去照顧黏人的孩子,這種事是只有沒有才能的女人才會做的事。」

野島離棄了丈夫和女兒,矢志要創業和成為事業女性,但當她再度墮入愛河和懷孕時,心態完全改變,不時撫著肚子說:「有一股幸福感不斷湧出來,讓我一整天流淚下止。」

以為自己對愛情堅貞不移的太田,為不辭而別的愛人痴痴地守候了五年,但兩人重遇那刻,才發現感情已變了,她的心也變了,作為一個女人,輸給了誘惑,陷入刺激的戀愛遊戲中。經歷了四段不同感情,她的最愛,竟是不羈放浪的企業大老闆,戀愛的過程,讓她看到自己的本性。

另外是風騷入骨的美紀,個性率直又敢愛敢恨,愛上了滿腔理想的正經男子,為了成全對方到索馬利亞做義工的理想,美紀竟跑去當陪酒女郎,然後把所有收入都寄上,但這份單純的熱情終被對方拒絕,最後發現原來真愛就在身邊。

書裡還有許多不同女性穿梭其中,其中整了型的江木純子,利用美貌力爭財富與權力,其實真心愛著大老闆,與對方離別在即,大發現老闆原來暗戀著未整型前的自已,在時機交錯間,這段愛情變成苦澀的回憶。

柴門文為了繪畫這套漫畫而特意訪問了一些職業女性,結果發現不少人把工作排在結婚之前,這類心性在男人眼中一點都不可愛,但不管是不是真心,等男人來追求的女性真的越來越少了。

女人的定義,隨年代與觀念不斷演變,從科學層面來看,實驗室早就具備培養胚胎的技術,「阿媽是女人」的定律遲早被打破,到時候,女人和男人都可能成為歷史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