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2006

顛覆正邪的《死亡筆記》

你心中有恨不得要他死的人嗎?只要把那人的名字寫到死亡筆記上,就能願望成真!

沖擊人善惡觀念的漫畫《死亡筆記》,剛於5月在日本結束連載,首集真人版電影將於8月10日在港上映,下集則於年底曝光,加上結局單行本及相關產品陸續推出,由漫畫掀起的死亡熱潮持續擴散,讓漫畫家小火田健成為06年夏天最火熱人物,並以37歲「稚齡」穩站漫畫大師寶座。

《死亡筆記》在2年多前面世以來,憑藉新穎材題及緊湊劇情震撼漫畫界,書中流露出顛覆性的正邪的意識惹起社會廣泛爭論,甚至成為大學論文的探究題目。出版漫畫的地區,相繼出現自製「死亡筆記」現象。去年初,遼寧省瀋陽市就有文具店出售與漫畫造型相同的筆記本,讓顧客寫上要殺人物的名字。事件沒有造成人命傷亡,但卻惹起茶毒人心的指責,禁制聲音響之不絕。

要把商品消毀容易,欲替邪惡定性卻很難。《死亡筆記》像能窺見人性深處的鏡子,把潛藏人心的原始獸慾都影照出來。讓我們把它翻開,看看人類手握生死大權時,怎樣變成比死神更令人心寒的判官吧。

死神原來很可靠

03年8月,由大場鶇原作、小火田健繪畫的《死亡筆記》前傳率先在漫畫雜誌《少年JUMP》刊載,54頁漫畫塑造出整個故事的雛型:死亡筆記是死神遺落人間的物品,拾獲的人擁有使用權,只要在筆記裡寫下某人的名字就能令對方死亡,條件是必需知道那人的樣貌和真實姓名,所以不會「死錯人」。若想死者復活,可以在屍體火化前用死亡橡皮擦把名字擦去。

正式的《死亡筆記》在同年12月登場,除死神流克外,其他角式全部換掉,死亡橡皮擦也被刪掉,筆記上的人必死無疑。這次拾獲筆記的人是擁有超卓頭腦的高中生夜神月,其父是警察廳長官,讓他輕易能獲得警方情報。



夜神月誓要用筆記建構新的正義世界,不斷把曾經曝光的罪犯殺害,執法機關在苦無頭緒下無法緝兇。擁有動員全球警力的神秘少年L介入調查,很快就鎖定月是綽號「奇拿」(Kira,即killer日本拼音)的殺手,因無法提出證據,反而邀請月加入調查小組,兩人展開近距離的鬥智鬥力競賽。

漫畫裡的死神世界未有脫離傳統想像,一樣是荒蕪虛空,死神造型亦是恐怖奇特,他們把人類殺死是為了延續自己的壽命。然而死神的生活十分苦悶,整天不是睡覺就是賭博,若太認真對待人類的生死,反而會被同類取笑,這點跟人類世界很相似。

隨著時間流逝,死神界慢慢變得腐朽無趣,死神也會產生「到底為何而生?」的困惑,當悶得發慌之際,最有趣的事,就是故意把筆記丟到人間,然後下凡湊熱鬧。由於死神沒有善惡觀念或生存感覺,所以挑擇筆記宿主時沒有預設條件,誰拾到都是偶然。

死神沒有選擇撿到筆記的人類,但漫畫家卻有精心安排,首次連載時,筆記先後落到兩位平凡而優悠寡斷的高中生手中,劇情就會淡而無味。所以在長篇連載時,主角必需有突出個性,否則再好的意念,都會流為次等作品,《死亡筆記》對其他拖拖拉拉或爛尾的漫畫,正好作了一次俐落的示範。

漫畫先後出現了3位死神,流克是首先丟掉筆記的主角,個性冷傲而自私,除非對自己有利,否則絕不會出手助人。最愛吃蘋果的流克,視月為消磨無聊時光的工具,當他目睹人類互相殘殺時,興奮得不斷大叫:「人類果然很有趣!」,他在月最困境之時,認為遊戲已不好玩,就索性出手把月殺死,讓整個故事終結。

死神雷姆則充滿人性,身為雌性的她,知道死神若對人類產生感情而為對方殺人,死神就會死亡。但雷姆為了保護痴情女孩,竟甘願走進月設下的圈套,結果因違規而化作浮沙,臨死前承認月才是出色的死神,只有他才能把死神殺死。

斯多是冒失、膽小和愚鈍的死神,遺失了筆記仍不自知,當壽命無多時才來到人間尋找筆記,卻反被人類嚇倒和操控,諷刺地成為跑腿和看門犬,其後得流克相助奪回筆記便喜孜孜地回去。

3位死神各有不同個性,既然殺人是死神天職,他們就不算邪惡也不是正義,只會旁觀人類如何使用筆記,不會強加意見,也不會出賣同類,一切行動還需依照死神界的規則行事。相對於多變難測的人類來說,死神的品性其實更易掌握,而且也更可靠。

正邪大逆轉

曾使用死亡筆記的人,死後將不能上天堂或下地獄,但那天堂和地獄真的存在嗎?兩者之間是不是人界?那筆記的使用者會投胎重生嗎?這些疑問都不能在漫畫裡找到答案,留言讀者自行補白。

流克形容夜神月是死亡筆記的最佳主人,月首次殺人時只感到短暫的驚訝,卻沒有半分罪疚感。當流克突然現身時,月第一句話竟是:「死神嗎?我一點都沒有害怕!」作為精英中的精英,月覺得身邊盡是死了對世界有好處的人,他決意要建立沒有罪惡的烏托邦,並且要成為新世界的神。

當罪犯不斷暴斃之際,全球罪案率急速下降,月雖自封為拯救弱者的正義使者,但同時是警察眼中的殺人魔,成為刑警的追緝對像。為了洗脫嫌疑和對執法機關係出警告,月一舉殺掉12位FBI探員,其後又殺死不少罪不致死的人,而他的辯解是:「為了制裁犯人,不得不犧牲無辜者。」這些藉口讓人有似曾相識之感。

月在大學畢業後作為警界菁英,表面承繼追捕奇拿的任務,另一方面卻化身奇拿繼續屠殺罪犯,這種看來非常矛盾的狀況,對月來說卻是理所當然,因為正邪之間其實有著共同理想,就是要把罪惡消滅。

緝捕奇拿的刑警把死亡筆記形容為「史上最惡、最強的殺人武器。」從法律觀點來看,奇拿的確是殺人狂魔,群眾表面上不贊同他的處刑手法,但私底下卻為奇拿存在而慶幸,但當罪犯死得越多,贊同奇拿的聲音就越響。正邪層面漸漸逆轉,奇拿的支持者由少數變成多數,從暗裡讚賞變成公開歌頌,一些國家甚至把「反奇拿」列作罪行,世界開始走向以殺手為法律的黑暗時代。

歷史告訴我們,人性最大的惡,並不是來自奸險之徒,而是潛藏在正義之師的體內。秦始皇的酷刑、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美國出兵伊拉克等等,全部曾有過純潔正義的光環,卻在時間沖擦下露出醜惡真面目,漫畫裡的刑警說出了真道理:「如果奇拿被抓,他就是邪惡;如果奇拿支配了世界,他就是正義。」

對人性有透徹領悟的經濟學巨匠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 1899-1992)說:「到奴役之路,往往由善意舖成。」個人的好意未必會為群眾帶來福祉,經歷過「建華七年」的香港市民,對此應有深切體會。

故事以「邪不能勝正」告終,然而從讀者迴響看來,大多數人都期待奇拿成為真實人物,這是不滿司法制度,還是贊成以暴易暴?正、邪由誰來定性?那是另一層次的討論範疇了。

畫壇最佳演員

小火田健於1969年在新潟?新潟市出生,自少就是漫畫狂迷,高中二年級(16歲)以單元故事《500光年的神話》奪得手塚賞準入選資格。4年後憑《超能機動爺爺G》成功出道,被漫畫雜誌編輯捧為「10年一遇的天才」,其他原創作品還有《夢幻導士》及《守護靈》等。

小火田出道初期是「自編自導自演」的漫畫家,雖然畫功備受同行讚賞,但作品未有得不到太多讀者垂青,曾跟隨他工作的佐藤文也(《金田一》)、和月伸宏(《浪客劍心》)和尾田榮一郎(《One Piece海賊王》)都相繼成名了,小火田的鋒芒反而黯淡下來,甚至從畫壇新星變成「某某的師父」,旁人亦替他焦急無奈。

大概自知編撰故事能力有限,小火田轉而與不同編劇合作,先後繪畫了諧謔幽默的《魔神冒險譚》和剛強硬朗的《相撲小巨人》,以多變的畫風演譯了兩套風格截然不同的作品。至九五年繪畫《傀儡奇譚木偶師偵探左近》時,小火田憑?華麗精緻的彩稿與工整的畫面令人眼前一亮,漫畫終於被改編成動畫,讀者對他另眼相看。

九八年出版的《棋魂》讓小火田的事業直衝雲霄,故事講述千年前含冤而亡的古代棋士佐為,化身精靈附在棋盤內尋找宿主,與主角進藤光結伴在圍棋場上征戰闖蕩,當小光的天賦甦醒後,佐為便黯然消失了。《棋魂》漫畫在日本總銷量逾一千萬冊,在中港台地區亦非常受歡迎,還被翻譯成英語及多國語言,遠銷至東南亞及西方各國。漫畫成了圍棋界的救世主,把圍棋的「老餅」形象完全打破,令這項古老活動得以返老還童,變成中小學生最潮玩意。

若把漫畫界比作演藝圈,小火田似乎欠缺編劇或導演的天份,但卻肯定是最出色的演員,畫風能依照劇本風格而改變,時而展現出少年漫畫應有的天真與熱血,時而繪畫出深沉恐怖的震慄畫面,那種多變的畫風令他成為畫壇變色龍,是少數毋須編劇為他度身訂造劇本的漫畫家。

12 Comments:

At 7:51 下午, Blogger stackey said...

應該話小火田淨係無編劇既生份, 而有導演+演出既天份, 《死亡筆記》拍 (製作) 得禁好

 
At 4:09 下午, Anonymous Ming said...

起初睇認為只是小聰明充作大智慧的漫畫(月收藏死亡筆記的抽屜機關、食物袋藏迷你電視),到後來 L 的死亡令我覺得此作品的確有其深度。
正義與邪惡的判斷在於掌權者手中,作惡者用行善為名來包裝壞事,其殺傷力往往比明多明槍的大惡人作惡更大。

 
At 10:52 下午, Anonymous Shadow ZO said...

幸會!第一次留言!
對死亡筆記的想法跟兄台還真有點相近! 當然,貴文寫得比較出色!

連讀幾篇,兄台的blog實在精彩,請問可在小blog加上貴blog連結嗎?

 
At 2:15 上午, Blogger Nobody said...

To Shadow Zo,

謝謝您的留言,也拜讀過您的大作,大家的觀點真的有點大同小異,但我可沒你那樣引經據典的功力呢。

正所謂「竊國者候,竊鉤者誅」,這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世界,正邪由勝利者判斷......

幸得你賞面,要加連結的話,請便。

 
At 1:56 下午, Blogger Martin Oei said...

小弟的膚淺回應,見笑了:

http://www.martinoeihome.net/blog/2006/08/376.html

 
At 8:26 下午, Blogger psb said...

對那些沒時間看漫畫的人,我提供一些背景知識。死亡筆記是死神的筆記,凡是記在上面的人都會按著上面所寫的方法而死。而這本筆記落入了一個想 扮演上帝的高中生手中。而這個高中生開始想用殺死所有犯人的方法去創造 一個地上的天堂。因為這個人殺人無算,開始有一個和他差不多聰明的人想 要抓他,故事就從這兩人的心機鬥爭開始。

說來有點另人驚訝,死亡筆記這種東西雖然看似超能力,但他事實上不是一 種不可能實施的司法制度:就是犯罪的人必死的司法制度。這個制度由誰來 實施其實不是重點。在這本書?是由一個聰明的高中生來實施,但是事實上 他也可以由政府的強制來實行。在這種制度下,凡是任何人犯了罪,在未審 判前,只要輿論認為這個人有罪,就可以殺死這個人。

看完了這本書我有點不解,如果這真是這個作者嘗試將少年漫畫提升進入社 會心理層次之作的話,他不能算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因為這個作者並未看到 一個問題:如果死亡筆記的理念明明是可以實施的社會制度,為何在人類社 會上沒有實施過?這個作者唯一的努力,就是努力塑造兩個看來非常聰明的 人之間永無止境的鬥智鬥力,卻沒有著力於這個制度實施後所帶來真正的後 果--那就是趕盡殺絕的犯罪手法。

因為很簡單。如果一個社會上所有在任何情況下犯罪的罪犯必死,於是任何 一個人犯了罪,他馬上就知道將自已交付出去的代價為何。他沒有出路,出 於求生本能,他唯一會做的,就是盡力的掩飾自已的罪過,包括殺死所有可 能知道這件事的人,所有可能認識他的人。在死亡筆記中,只要有這個人的 照片和名字就可以。於是這些罪犯可能還會放火將所有有他的照片的人的家 全部燒掉,包括他的各種同事、同學、所有認識他名字的人。他這種作法即 使被抓,也不會使他付出更大的代價。因為沒有比死更大的代價。

在書中這個正義使者有百分之五十的支持率,我很懷疑這個東西在現實生活 中的可能性。因為這個法律實施下法的後果,是司法的解體。想想看多少犯 罪案件有多少錯綜複雜的關係,死亡絕不是唯一的解答。在這本漫畫中竟然 僅僅只是二個聰明的人之間的心智鬥力。錯了,在這種司法制度下,真正鬥 智鬥力的是整個司法體系和所有犯罪後趕盡殺絕後而仍然存留下來的罪犯, 或是那些犯了罪後處心積慮將罪過推給別人的那些人之間的鬥智鬥力。因為 這些人犯了罪只要能夠將罪過嫁禍給別人,這個倒楣的人就會死亡。想想看 這會造成多少不信任,多少冤獄。你最好不要和任意的人交朋友,因為你手 上可能會有這些人的相片和資料和名字。而萬一這個人將來犯罪,他可能就 會為了這些資料除掉你和你的家,這是人與人之間交往多大的傷害?或是人 與人之間所交換的全是假資料,這又能對社會的互信有多大的幫助?

也許也該談一下媒體的角色。所有被媒體報導出來的「犯人」就會為大眾所 認定有罪,於是這個人就會死。於是法官的角色就變成由記者來承擔,這個 記者必需記得一件事:就是他愛之則生,惡之則死。他不爽誰就可以報導誰 犯了罪,於是這個人必死。於是犯了罪的人的第二條出路,就是開車衝撞新 聞台,或是殺死新聞記者或是任何手段以封鎖消息。於是這些可憐的記者只 當了幾天的法官就被新犯罪的人給做了。而有良心的記者也會想想:一個新 聞記者真的有能力扮演上帝嗎?在現實生活中,如果所有被報導的人都掛了 ,這個新聞台會馬上停止關於這方面的報導。這對人類之間的消息的傳播又 有何真正的好處?

在這?我想將這個「少年」漫畫和另一個「中年」節目之間比較一下。就是 白宮風雲。這個影集也有不合邏輯之處,不過比較起死亡筆記少了很多。其 中一集是討論到「比例原則」:就是對一個人或是國家的處罰是因為這個人 或是國家所犯的錯誤決定輕重。一個恐怖國家發動攻擊將總統認識朋友的座 機擊落。總統憤怒異常,想狠狠的給這個國家一個教訓。他大吼:「告訴我 比例原則是啥東西!」他的朋友Leo(真希望台灣政壇有這種人)冷冷的和 他說:「沒錯,美國是唯一存在的強權,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可以 殺光所有的人,使用核武征服世界,和查理曼大帝一樣。不過如果你這樣做 ,我是第一個組成軍隊和你對抗的人」。總統最後終於壓服怒氣,使用了較 合理的手段來處罰對方,即使他滿心不是味道。

可惜的是死亡筆記的作者的眼光在社會方面事實上可能是不夠充足的。雖然 也未必,因為這是少年漫畫,總是要符合少年那些的英雄性格和想法才能夠大賣。如果是如此,他對社會真實的情況是很了解的。

死亡筆記我尚未看完。不過我已經看到,如果這個作者繼續畫下去,最後一 個記在死亡筆記上的註記,會是這樣的:

死亡對象:人類社會

死亡方法:人與人之間的彼此不信、猜疑、犯了罪的一個人殺死其他無罪的熟人至少一百人。犯了罪的人想盡辦法毀滅新聞台,造成人與人之間的信息管道幾乎斷絕。人不知如何自求多福、不知天氣如何改變,不知最新的犯罪方法而不知如果保護自已。不知其他國家是否已經準備對本國動手而不知即時逃避..諸如此類的錯誤。

死亡時間:在死亡筆記的司法體系透過電視而廣為人知後的五年。

 
At 10:07 下午, Anonymous 小平 said...

初次留言, 您好:)

Nobody對漫畫的評論與分析皆有獨到之處, 深為配服, 死亡筆記本是最近才看的, 覺得是近年來少有的精彩作品, 很少看漫畫會感到如此緊張刺激, 是難得的推理驚悸故事

稍微想為小火田健說點話, 我認為他在創作上不只是演員, 更該算為擔任導演的身份, 因為導演拍攝電影時大多也不是自己編寫故事, 但要將原作的故事表現得精彩, 除了畫技要好之外, 分鏡, 構圖, 設計動作表情等等, 將故事以視覺重新詮釋和表現出來, 這全都是漫畫家的功勞

同樣的故事讓一位功力較低的漫畫家來畫就無法達到相同的效果, 我認為小火田健在將文字化為視覺圖像的厲害之處是有目共睹的, 而他的工作從視覺影像媒體的角度來看, 的的確確是一位導演的工作

還望拜讀更多精彩的漫畫評論, Keep up the good work!

 
At 2:23 上午, Blogger Nobody said...

To小平:

小火田在畫《棋魂》時,是人專人替他"圈稿"的,即是擬定分鏡和版面布置,但他把有關稿面細緻地繪畫出來時,效果美得叫人驚嘆!不知道《死亡筆記》是不是這樣,所以我才認為他是"演員"的絕佳材料,即可以把整個劇本演活了。

 
At 9:11 上午, Anonymous bwPingu said...

您關於漫畫的論述實在寫得非常好!而且
涉獵的種類繁多,真是琳瑯滿目。

我也愛看漫畫,死亡筆記風聞已久,看了
您的介紹,有空一定要看看。

 
At 9:29 下午, Anonymous 翡翠 said...

你好:死亡筆記本超好看,雖然剛看到的留言是長篇大論很有道理,我的留言這麼樸述,真對不起,不過真的好好看,前面的留言也很有道理。

 
At 5:52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有點恐怖







---------------------------------------------

I lov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m before you.

 
At 3:02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死亡筆記本超好看???感覺名字都讓人不寒而栗了!
怕怕~!


-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