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006

從翻版到JPG(一):是叮噹,不是多啦A夢

那頭來自22世紀、漫畫長賣長有、卡通播完又播、副產品層出不窮的機械貓,正規名牌和宣傳廣告明明寫著「多啦A夢」,為甚麼老中青三代fans仍死硬地喚牠作「叮噹」?

要解讀這個漫畫界流傳多年的歷史問題,不需翻查典籍尋根究底,因為重甸甸的八股正史沒有答案,不妨如孔子所說:「禮失而求諸野。」漫畫文化當然要耳目相傳的野史求教,現在就向叮噹借來時光機,回到翻版日本漫畫橫行的年代實地視察吧!

不朽的《兒童樂園》

年逾30歲的讀者,一定看過《兒童樂園》。這本創刊於1953年的半月刊,出版1006期書刊後,終於在1994年正式結束。一本本薄薄的小書,伴著香港第一代土生嬰兒成長,非但為本地兒童開竅,也是華人社會兒童刊物的始祖,並以41歲高齡成就一項香港紀錄,至今未被打破。

《兒童樂園》創刊初期已有近萬本銷量,以當時200多萬人口和社會經濟狀況來說,算是暢銷刊物。50年代後期是難民來港的高峰期,兒童人口逐漸增加,家長對具教育意義的產品需求甚殷,以精美手繪圖畫作招徠的《兒童樂園》大受歡迎,在70年代創下每期5萬本銷量的輝煌紀錄,這除了是回鄉探親最佳手信外,部份書刊更被運往台灣及新加坡分銷出售,在那個貧瘠年代,每本小書都被珍而重之地不斷傳閱,逐漸成為同年代成長華人的集體回憶icon。

多啦A夢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因受到手塚治蟲影響而立志成為漫畫家,他在1969年創造了專哄小孩但很怕老鼠的機械貓,並憑此書獲得第一屆手塚治蟲文化賞的「漫畫大賞」。全套45冊的漫畫,在日本總銷量達1億冊,在史上暢銷榜上排名第4。

1976年,多啦A夢從隨意門走進《樂園兒童》,跟書?永遠長不大的小圓圓分庭抗禮,但日文版沒有正式中文名稱,譯者以貓咪頸項上的小鈴飾物替牠命名,結果造就了屬於香港的「叮噹」,連同大雄、靜兒、牙擦仔(阿福或哨牙仔)和肥仔(技安)都一併帶來,大家都成為小朋友的好玩伴。叮噹可說是首批從漫畫化身成跨媒體產品的表表者,卡通片自1973起在日本播出,80年開始推出電影版,熱潮向全世界擴散,造就了無限商機。



永恆的海豹叢書

《叮噹》廣受歡迎,竟成為觸發日本漫畫翻版潮的導火線。那時候市民對知識產權一無所知,對價值連城的版權當然付不起尊重的代價。早在60年代末,市面已出現零星的翻版日本漫畫,小部份是本地懂日文人士自行翻譯,其他則來自盜版文化極度猖獗的台灣。

台灣曾是日本植民地,對日本語和當地文化有深厚認識,當地從事文字創作的人都有一定文學修養,加上在1992年以前不受國際版權公約限制,印製盜版書被視作正當生意。由於書刊又新又便宜,已成為華人社會的精神食糧倉庫。

70年代初,本地流通的翻版日本漫畫主要是單元或短篇作品,另有深入民心的作品如《Q太郎》、《超人》及手塚治蟲系列等,同一本漫畫可能同時有數個版本出現,若出版社突然倒閉,漫畫便會「斷尾」,而出版日期又飄忽不定,故日本漫畫始終未成氣候。直至《叮噹》在《兒童樂園》刊載後,迷上日本漫畫的人與日俱增,翻版漫畫成為一門賺錢生意,出版商變得較為進取,也開始注重自己的品牌。

70年代後期,一群精通日文的漫畫愛好者,聲稱取得日本方面正式授權,開始直接翻譯日文版漫畫,並以「海豹叢書」名義出版,漸漸成為有質素保證的品牌,一些資深的漫畫迷至今仍對那個海豹標誌念念不忘,視之為珍貴藏品。

《叮噹》是海豹叢書的主打作品,但期數和日文版不同,紙質和包裝也談不上精美,到底是不是正式授權呢?至今仍眾說紛云。每冊海豹叢書約90頁厚,背後以中英文註明獲得授權,侵權者會被追究。但翻版事業沒有因此而偃旗息鼓,反而趁需求增加爭相推出更多更新的漫畫,經典作品如《愛與誠》、《男組》、《七金剛》等一一湧現,由於畫風和故事類型與本地流行的武打漫畫完全不同,對本地讀者和漫畫創作者帶來極大震撼,馬榮成亦承認深受日本漫畫影響,在舊作《中華英雄》亦沾有池上一遼味道。

80年代中開始,報攤上的日本漫畫可說琳瑯滿目,另一間天龍出版社乘時掘起,為了搶攻市場,開始購入日本漫畫周刊再作翻譯,每兩星期出版一冊薄裝書。由於兩個單元的漫畫僅得40頁左右,為了充橕頁數,出版社會在書內加插廣告或其他故事,甚至自行創作封面等等,這種魚目混珠的手法令讀者又愛又恨,但為了追貼劇情,只好一面埋怨一面破財。

另一類翻版商更加無良,以受歡迎漫畫家作品當封面,但?面內容則是另一回事,掛羊頭賣狗肉的技倆,與販賣翻版色情電影的手法如出一轍,不知是誰向誰學習。而粗糙的薄裝漫畫出版了一定數量後,受歡迎的書種會陸續推出「金裝版」、「精裝版」、「豪華版」、「愛藏版」等等,務求以不同包裝榨盡讀者的剩餘價值。

無價的《龍珠》


踏入90年代,經典漫畫如《怪醫秦博士》、《城市獵人》、《亂馬2/1》、《北斗之拳》、《男兒當入樽》等陸續出版,多變的畫功和題材擴闊了讀者視野,漸漸便捨棄相對單調的港產漫畫,加上卡通片和各類副產品推波助瀾下,日本漫畫受歡迎程度已有趕過本地作品之勢。翻版漫畫本小利大,涉及金額每年達數千萬元,本地正統漫畫公司在種種限制下,反而未能分一杯羹。有見及此,漫畫公司便派員到日本洽談合作,終於把漫畫版權奪下來,迫翻版時代走向終結。

在新舊交替的過渡期裡,翻版商為求賺快錢不斷散貨,除了大幅調低售價外,還加印特厚版應市,一本400頁厚的精裝書,標價是15元,「出血價」是10元,最後關頭減至5元。在政府表明嚴厲執法下,翻版書終於在91年底宣告絕跡。

正版日本漫畫的包裝和質素無疑較翻版好得多,不少漫畫迷會把舊版漫畫棄掉,重購正版書作收藏,其中由鬼才鳥山明繪畫的《龍珠》(全42冊),雖然曾經有無數版本流傳,但被納入正版時尚未完結,加上劇情漸入高潮,而電視台亦在播放卡通版,在天時地利配合下,正版《龍珠》甫出版便供不應共,高峰期每期銷量逾20萬本,成為香港史上最暢銷的日本漫畫。

《龍珠》在日本同樣以1億3600冊穩佔總銷量榜首位,這部漫畫除了創造數以十億計的經濟效益外,書中角色及情節對全球創作人帶來極大影響,角色髮形與郭富城相似亦成為熱門話題,又掀起閃卡炒賣潮,連電影亦向它偷師,其中周星馳在《唐伯虎點秋香》裡,就曾以漫畫絕招「龜波氣功」來剋敵。

正版《叮噹》在1992年出版,當時仍叫作《叮噹》,直至1996年9月下旬,作者藤子.F.二雄因肝衰竭逝世(62歲),他的遺願是希望能各地出版的叮噹能有統一名稱,親屬與出版社商議後,決定以日文發音「Doraemon」為標準,讓這頭機械貓以相同名字在全球橫行。因此,由97年開始,香港出版的《叮噹》就變成《多啦A夢》了。

「叮噹」對香港人來說,不是單純的漫畫角式或產品造型,而是象徵著日本漫畫在香港從混沌時代走進正軌,漫畫迷與大雄一樣,在叮噹陪伴下哭過笑過,失敗過也開心過,終於還是長大了。那隻藍色的機械貓,永遠都是我們的叮噹,而不是名牌上的多啦A夢。
===============================================
出版者自己繪畫的封面,水準跟和原作者相距甚遠。

8 Comments:

At 12:25 下午, Blogger Patrick K C CHAN said...

你好!如此詳盡的評論,實在少見!真佩服閣下的資料搜集。

我廿多年前還在念美術設計時曾經在「海豹叢書」當過暑期工,有很多深刻的片段可跟你分享:

當時有兩份很風行,專刊連載漫畫(包括《中華英雄》)的日報,其中一份侵權刊載《男組》,但由於海豹正式擁有《男組》的版權,我親耳聽著老闆打電話給那報館,要求他們停載,那是我首次接觸甚麼叫「知識產權」...

由於侵權出版的日本漫畫太多,老闆派我到紅磡火車總站的貨倉上班。那裡存滿了大堆大堆的盜版日本漫畫,我和幾個警察叔叔一起負責對照原裝日本版和盜版的中文版《男組》、《愛與誠》、《七金剛》、《漂流教室》... 你由那幾頁翻我的那幾頁,全都要寫下來... 我便是這樣看完了整套《愛與誠》和幾套名著,還恨不得將我最愛的望月三起也作品都收藏起來,奈何警察叔叔不容我,他說每一本每一頁都是起訴盜版商的證句...

出版社裡面有幾位肥版美少女專負責將翻譯了的中文對白貼在日本對白上,好製作中文版付印。有一段時間她們常常都「失驚無神」爆笑起來,原來她們在貼《IQ博士》漫畫(那時卡通片還未在香港播放)裡的對白...

美少女們每天都在貼呀貼呀,試過大意將在望月三起也《神鎗飛鷹》的爆破聲音「轟」錯貼了放屁聲音「砵」!

那個時代幾乎每個少年人都夢想過當漫畫家。我見過一位十歲未滿的小男孩,拿著自己畫在算術簿格仔紙上的作品闖上來出版社,跟老闆說要找份工作,將來要當漫畫家...

由於日本版漫畫跟海豹的中文版厚薄不同(一本日本版幾乎等如兩本中文版),所以日本版的封面不夠中文版的用,出版社便要自行繪製更多封面給中文版用,那就是我日常部份的工作。我最喜愛畫的是望月三起也的《神鎗飛鷹》,最討厭的當然就是要我男人老狗都要畫《小甜甜》的封面了!

想問問:會否介紹極度爆笑的《劍道好小子》上杉鐵兵、大友克洋的《童夢》和《亞基拉》、當然還有望月三起也的《七金剛》和《神鎗飛鷹》?還有《釣魚手》的細緻畫工都令人印象深刻。

 
At 6:13 下午, Blogger Nobody said...

Patrick:
您好!謝謝你的留言啊!你的"內幕"經歷好有趣,看得人會心微笑,真希望有機會可以親身聽聽。

至於你談到到作品,目前也敢說定會不會寫,因為每篇漫畫評論都會有一個主題,望月三起也和大友克洋都是很大的題目,而《劍道好小子》的作者千葉徹彌也是我喜愛的漫畫家一,越喜歡,其實越難寫,所以必需花很多時間搜集資料,才決定是否動筆,免得貽笑大方。

 
At 4:29 下午, Anonymous 死也不告?你 said...

前天晚上搜?料的?候,找到?里,看?此文,?有感触。并?感而??了一篇相???的文章:http://www.acgtalk.com/node/68

?了?,??法全部???- -

 
At 11:33 下午, Blogger Patrick K C CHAN said...

Nobody兄:

你和我寫的東西,給一位在日本的華僑連結了。

 
At 12:31 上午, Blogger Nobody said...

to: patrick

哈哈~~~真是榮幸。

to:死也不告訴你

你的文章似乎比我的還長,很認真呢!

 
At 2:37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版主,
我小時候是"兒童樂園"的忠實讀者, 年事漸長, 很想回味此書, 特別是主筆羅翁的中國神話故事等.
閣下張貼的551期"兒童樂園", 請問書中羅翁先生連載的是"水滸傳"抑"封神演義"?
如閣下有時間, 可否張貼那幾頁出來呢?
謝謝你.
Dennis

 
At 5:11 下午, Blogger Nobody said...

很遺憾,我只有封面那圖片啊。

 
At 1:51 下午, Blogger ablogaday said...

偶爾發現這個post,驚見當年還在念設計的高級文憑、在海豹叢書當暑期工時有份參與的《漫畫周刊》創刊號!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48048831986804/permalink/411973378927682/?pnref=story

當年海豹叢書購買了大量日本漫畫的轉載版權,所以該周刊的內容都是以連載日本漫畫為主,但總不能沒有本地自家原創作品呀!你會問:那幾頁是自家創作呢?不難分辨的:水平最差的那兩頁便是啦!-- 出版社的美術主管充當了這裡所見第18頁《Stupidman》的主筆,我就負責了第4頁《倫Sir週記》的四至六格漫畫。哈哈!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