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2008

激動人心的漫畫

運動比賽總得分出勝負,每面金牌都是由其他「敗陣者」堆砌而成。但激動人心的故事,卻不一定是由冠軍撰寫,只因勝負以外還有人性,能發揮人性光輝的,大概就叫做「體育精神」,那是超越排名先後的瑰寶。

1956年在澳洲冠軍盃的1里跑步賽事中,當選手落力爭取有利位置之際,其中跑手Ron Clarke卻意外絆倒,另一名跑手John Landy雖似及時跳過避開,當其他跑手分秒必爭地向前衝,Landy卻突然停下查看對方傷勢,當Clarke示意無礙後,Landy才重新發力追趕。當時Landy與隊尾相距約7秒,但最終卻趕過所有人,以4分04秒衝線成為第1名。

John Landy是全球第2位在1里賽事突破4分鐘界限的選手,該場比賽不是其跑步生涯的最佳紀錄,卻成為澳洲運動史上最偉大時刻,亦是人類運動精神的見證。這件真人真事後來成為《The Perfect Mile:The Race to Break the Four Minute Mile》的章節。體育漫畫中當然有許多令人激動莫名的場面,正值奧運年,不妨細味。

讓生命燃燒到盡頭
由日本編劇高森朝雄原作、漫畫家千葉徹彌繪畫的《明日之丈》,中文版有多個譯名,分別是《小拳王》、《鐵拳浪子》或《疾風鐵拳霸》。這套1968年面世的作品,絕對是拳擊漫畫的最經典之作,那股熱朝歷時40年仍未衰退,無論是漫畫、動畫抑或各式商品依然不斷推出,大男人與小男孩同樣喜歡,連少女讀者都暗裏愛慕着男主角矢吹丈,可惜這種男孩現世難求。

矢吹丈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不良少年,闖入東京貧民區鬧事時遇到潦倒的過氣拳擊手丹下段平,因身手靈活敏捷被視為可造之材。丹下千方百計接觸阿丈,甚至為他戒酒和做苦工,但阿丈卻暗裏帶着貧民小孩們四出犯事,結果被關進少年院。

喜歡聊事鬥非的阿丈,一心以為自己的拳頭所向無敵,他的逃獄計劃被院內模範生力石徹所阻,阿徹曾經連續贏了13場拳賽,他當場把阿丈擊暈,兩人從此成為宿敵,阿丈因此而認真練拳。

拳擊是計較體重的運動,輕量級的阿徹為了要與雛量級的阿丈較量,連日來進行地獄式減磅計劃,他最終能跟阿丈站於同一擂台,而且還戰勝了,但卻因減磅過度及太陽穴中拳,在賽後突然身亡。戰敗的阿丈從此活在殺人暗影下,一度要借酒麻醉自已,後來好不容易才振作起來,並以挑戰世界拳王荷西為終極目標。

力石徹在漫畫中死亡,不單是只對書裏的阿丈是重大打擊,亦令漫畫迷邊看邊淌淚。於是出版商講談社決定為在該公司禮堂為力石徹舉行追悼會,當日會場正中央放了巨大的力石徹「遺照」,有近800名漫畫迷蜂湧而至,為不存在的人舉行實實在在的喪禮,成為漫畫史上首個創舉。其後陸續有出版社為漫畫角色死亡而舉行同類儀式,例如《北斗之拳》就為書中主要之死而舉行葬禮,縱使場面更盛大,但始終不及力石徹的儀式那樣震撼悲滄。

阿丈與荷西對戰前已感到身體有毛病,其右眼神力模糊,女主角葉子更不惜對他示愛,苦苦哀求他不要登上擂台。但阿丈仍在台上與拳王力戰15個回合,一次又一次被擊倒,一次又一次站起來,當教練勸他放棄時,阿丈卻說:「求求你,一直讓我比到完全成為白的灰燼,沒有一點餘力為止吧!」最後,阿丈在點數落後下輸悼了,而在書裏最後一頁,作者就以簡單的線條勾勒阿丈寂然地坐擂台角落,到底他是生是死?就像留白的空間,由讀者自行想像。

在動畫版裏,最後的畫面則由彩色變成黑白,永恒的矢吹丈,那種「盡情地燃燒生命」的精神,着實激勵了不少男兒心。

千葉彌徹是日本奠堂級的漫畫巨匠,他在《明日之丈》中採取了像電影般的分鏡技巧,有時一整頁畫面只有兩人在對峙,有時是拳手的眼神大特寫,令讀者單完全感受到拳擊比賽的肅殺氣氛。看罷這套漫畫,就能體味到拳擊純不是單純的打架,而是揉合了體力、腦力、心力與毅力的剛陽運動。

一個人的馬拉松
不知從何時開始,馬拉松長跑已成為國際城市的指定活動,而且參加人數屢創新高。以香港為例,1997年首屆渣打馬拉松只有1000多名跑手,到了2008年,已經變成4萬多人參與的超級盛事。

馬拉松全長是42.195公里,一般限定在5小時內完成,由於每個人的步調與體質都不同,所以這種賽事其實是最孤獨的運動,是體力與毅力的交戰。漫畫《馬拉松硬漢》就是延續兩代的長跑故事,父親高木勝馬曾經是個失敗男人,他年輕時被視為天才跑手,可惜意志不堅,每當處於劣勢就放棄,8場賽事只有3場能完成,其他則是棄權。他婚後因賺錢太少,連太太亦離家出走,他只好獨力照顧兒子一馬。但這個嗜酒父親卻一無是處,經常忘記與兒子的約定,後來太太回來爭奪撫養權,勝馬決定重新跑步,要令兒子感到自豪。

復出的勝馬其後卻在跑步中因心臟病發斃命,喪父的一馬多年來都表現出極度討厭馬拉松,但體內流着長跑的熱血卻逐漸甦醒,他終於走上父親跑過的路,成為出色的馬拉松選手。

連場賽事當然有勝有敗,每一場都有感動時刻。其中高木勝馬復出的第一場賽事,就因為雙腳痙攣而跌在地上,當健兒們都跑過了終點,大閘要關上了,大家都以為他棄權了,但勝馬最後卻在閘外徐徐出現,原來他以別針狂刺大腿,刺激知覺後站起來,流着滿腿鮮血地慢慢向前走。他雖是最後一位回到終點的選手,卻較勝利者更令人激動。

沒有腿的籃球員
已成為籃球漫畫代言人的井上雄彥,成名作《男子兒入樽》當然是同類漫畫的最經典作品,但令人看得心靈顫動的,卻是講述輪騎籃球的《REAL》。若以「正常」眼光來看待,書裏的角色都有若干程度的缺失,有切了腿的短跑王,有出了車禍變成半身不遂的少女,有被車撞至臥牀不起的籃球健將……原來世上根本沒有所謂「完美人生」,就看大家有多少缺失而已。然後,有人從失敗中爬起來,走到更高處;有人從低點繼續往下沉,沉淪到無底深淵。

若沒有這套漫畫中,那些長着雙腿的人,大概不會察覺到輪椅籃球的存在,沒有腿的球員在球場中拼命「跑」,速度較一般球手毫不遜色,,但練習過程卻更難苦,有人甚至苦練後沒機會下場,因為死神已悄悄來臨。這部漫畫的支線十分豐富,雖說以輪椅籃球作主線,但其他節情亦令人看得落淚,尤其是那位下半身癱了的少女山下夏美,她努力地想從輪椅轉到牀上,汗水滲得渾身濕透,眼淚不停流下,但最終卻頽然地跌回輪椅上。那種無力感從紙上穿越視覺,直透讀者心深處,而這種情節,在書中舉目皆是。

井上雄彥的畫功在這部漫畫中更形成熟,他所繪畫的運動員動作姿勢,大概是全日本最好的。他常用明快而密集的線條去表現角色的速度感,對畫面分鏡的處理十分出色,有時在同一頁紙上把把兩種場景交疊出現,但卻絲亮沒有混亂,這是功能深厚的鐵證。而書內的彩稿水準極高,且風格多變,單是水彩稿已有多種風格,既有用色塊堆砌的淡彩畫,用墨水筆勾勒輪廓線條,然後後再上色的彩稿,還有用細緻彩筆勾畫的藝術彩圖,令人看得賞心悅目。

以世界性比賽作終結的運動漫畫多不勝數,但情節容易陷於千篇一律的老調,但漫畫家今泉新二於80年代作品《槓上大開懷》(或譯《旋天體操手》)卻令人印象深刻,只因情節卻絕不令人開懷。男主角是14歲的北野太一,他小時候在公園內遇到擅長玩體操的女主角,兩人較量身手時,太一為救墮下橋底的玩伴而背部重傷,後遺症不斷發作,經多次手術後,還是英年早逝。

但是,太一沒有白活。他受傷後一直以為玩伴是男孩子,雙方約定長大後要用體操來再決勝負,太一在有限的生命裏拼命練習,甚至在一場大手術後喪失記憶,但還堅持要練體操。他的精神激勵了旁人,還終於憑實力成為世界賽選手。他在世界體操賽決賽時病發,若繼續比賽便會死亡,但他還是不肯退縮。終於,太一展現了終極難度的體操動作,落地的一剎那出了界,生命亦就此結束。那一跳,太一得到了10分,原本是不完美的動作,得到了完美的分數,但故事就在最大遺憾中落幕。

每一場比賽都必須按規則分出排名,但運動場以外,勝負又有另一種詮釋。奧運場上的得與失,其實是一場的漫長過程,而每位參加者都應該是人生的金牌得主。

2 Comments:

At 10:20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看簡介也令人感動落淚了...

 
At 12:44 上午, Blogger Agnes Tse 艾麗絲謝 said...

另一說法: 替力石徹開壇治喪的是寺山修司, 更啟發他拍了"拳師"一片, 講得就是過氣拳擊教練和反叛拳手的故事.

 

發佈留言

<< Home